被球撞到裆部的那一刻,我哭了……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6:25:36 评论 17

图片: Dribbble | 设计: Maggie Appleton | 责任编辑: 南南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敬请联系:business_6team@163.com

导言
没有体会过大球撞「小球」的球员都不是好球员。这不是一个段子,这绝对是滴滴前半生遇到的最不可描述的痛,内心默默地响起了BGM——《多么痛的领悟》。

「啊!多么痛的领悟 你曾是我的全部……」

话归正题,滴滴曾经也是个对足球满怀爱恋与热情的青葱少年,颠球轻轻松松能来上几十个,再加上滴滴还有一张俊俏的脸庞(呸,真不要脸),也能算是操场上的一道风景。

但,当一颗高速旋转的足球打在了我的裆部时,我的脸庞扭曲了。对,你没看错,就是裆部!

细细的汗珠在我身上任意流淌,我趴在地上久久爬不起来,这完全是对痛觉的一种反应。那是一种从「蛋蛋」辐射到下腹部,辐射到大腿根部,阵阵酥麻、宛如电击般的痛!痛得恶心、想吐、想哭……

当然,我还忘不了「朋友们」立刻赶来「嘘寒问暖」,还非要我扒下裤子让他们看看的「丑恶行径」。要不是我还趴在地上起不来,非得给他们一人来一个「千年杀」……

我们为什么会感到疼痛?

当我们的手不小心被针扎了,脚不小心被人踩了,都会感受到疼痛,接下来就会将手和脚迅速地收回来,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不需要你思考。所以,从这点来讲,疼痛是人体的一种保护机制,给你发出一种信号,让你决定下一步是逃跑还是在原地等死。

就像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所说的那样:疼痛,是进化中让生物迅速了解危险处境并且做出相应反应的最有效方法。并且,如大家平常都能感受到的疼痛越剧烈,来自身体的反馈也越强烈。

疼痛过程非常复杂,但简单来说,我们身上存在着一种叫做「痛觉感受器」的感觉神经末梢,当伤害性刺激作用于机体时,引起组织损伤,释放出某些化学物质,使痛觉感受器兴奋并产生「换能」作用,随后产生传入冲动,作用于大脑,就会产生痛觉。

疼痛作为身体的一种保护,不管你有什么体验,我们都需要它。换句话说,能感觉疼,就证明我们还活着。

如何量化疼痛?

正如我们快乐的时候,我可以说「还行」,也可以说「很快乐」,当然也可以说「非常、相当之快乐」,我可以微笑,可以大笑,还可以哈哈大笑。

那疼痛也一样,我们可以说「稍微有点疼」,也可以说「能坚持」,也可以说「要命了,疼死我了」。所以,为了更直观地了解疼痛的程度,人们专门做了几个表格,对疼痛进行了量化。

一种是疼痛数字评分法 (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用0~10之间的数字表示疼痛强度。

0分表示无痛,10分表示剧痛。

▲点击查看大图

另一种是视觉模拟评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Score,VAS):面部表情从微笑至哭泣来表达疼痛程度,也就是直接通过看面部表情打分。

▲点击查看大图

但无论是何种疼痛量表,都无法对不同人的疼痛程度进行科学的分级,正如有的人,你打他一拳,他还在笑;有的人,你打他一拳,他就哭了。
 
所以,在不同个体之间,疼痛评分量表无法比较。也就是说,疼痛评分量表,是自己通过感觉给自己打的分,也就是个自评表。
 
那「分娩」和「蛋疼」哪个更痛?

先来说说分娩的疼。

分娩疼痛是由于子宫体肌肉收缩、子宫下段和宫颈的扩张而引起的神经冲动,通过不同的神经通路传至大脑。

早期,子宫收缩导致子宫血管收缩引起子宫缺氧,产生以压榨性和痉挛性疼痛为主的腹部及腰部疼痛,同时宫口扩张刺激了盆壁神经,导致后背下部疼痛。

然后,宫缩加剧,宫口扩张迅速导致会yin和肛门有牵扯感,胎头下降压迫骨盆底组织,产生以压榨性和撕裂样疼痛为主的腹部及会yin肛门疼痛。

最后,在分娩时,因为胎儿娩出,yin道口极度扩张,压迫会yin肛门部,产生撕裂样疼痛。

不用多说,分娩一定不好受。而蛋疼,也不是闹着玩的。

「蛋蛋」可是离地三尺、托举生命、位不外漏、内蕴雄威的生命中心,要想保护好它们,必须加强安保。如果大锤砸、徒手掏都没感觉的话,「蛋蛋」岂不是早就完蛋了?

作为人体的一种「保护」,也是对生命的尊重,「蛋蛋」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神经,痛觉感受器非常多,只要有点儿风吹草动,我们就会第一时间发现,然后去保护它。

而蛋疼,还会辐射到下腹部,再到大腿根部,阵阵酥麻、宛如电击般的痛!痛得恶心、想吐、想哭……(没办法,亲身体会过)

而疼痛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主观感觉,我们诉说疼痛的时候均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你的情绪、经历都会对自身的感觉产生影响。

但,你要问我「分娩」和「蛋疼」到底哪个疼,我只能瞎扯。毕竟,我只有蛋,不会分娩,用疼痛评分量表无法回答你。

话再说回来。同样是分娩,不同的产妇的感觉也大不一样,同一个产妇第一胎和第二胎也会不一样,有的人没啥太大的感觉就结束了,有的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同样是蛋疼,捏一下会痛,弹一弹会痛,撞击会痛,踢一脚的话,不仅会痛,还可能会碎……莫名想起了女子防身术……

所以,不同的东西,我们无法拿来比较。

但是,现在有分娩阵痛模拟仪,男人可以很好地体验一下,到底是哪个更痛。

女人,无法体验蛋疼,但是可以试着弹一弹男伴的蛋,可以试着从他的表情中感受蛋疼到底有多痛。但是,要注意尺度和力度,安全第一。如果出现意外,滴滴概不负责。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女性承受的艰辛是男人无法想象的。所以,这份疼痛是喜悦的,是承载希望的。男人,也一定要对得起女人的这份疼痛。

蛋疼,不仅无法孕育新的生命,还可能再也见不到新的生命,所以,这份疼痛,是失落的,毫无性福可言的。

有时,人们对于「蛋蛋」的「保护」是心理上的,比如「蛋蛋」出现疼痛时羞于开口不愿去医院就诊,坚持自我观察。等到疼痛难忍、病情恶化后不得不去医院时,还不愿意让医生仔细检查。 这不仅是对自己「蛋蛋」的错误保护,同时也反映出大部分人对睾丸疼痛的严重性认识不够充分。

可蛋疼这件事儿说小只是一句玩笑,说大可是会影响健康,甚至生育能力,不得不重视呀~

「蛋蛋」是关系到一个家庭性福的关键部位,一旦有不舒服,就应该去医院看一看。当然,也不要因为一点轻微的疼痛就过于紧张。适度的紧张会让我们认真对待,过分的保守和小题大做式的紧张却会徒增很多烦恼。

最后要说一句,「蛋蛋」和足球,我还是爱前者多一点儿~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觉得有用就动动小手转发、评论、点 在看 吧~

早安,我爱这个世界!

参考文献
[1] 江秀敏,黄欣欣,金丽珠. 阴道分娩疼痛变化趋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8,28(11):54-59.

[2] 李春蕊,张雯,樊碧发. 数字评分法(NRS)与口述评分法(VRS)在老年慢性疼痛患者中的比较[J].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6,22(9):683-686.
[3] 王江梅. 分娩时疼痛的影响因素及其对分娩结局的影响研究[J]. 中国妇幼保健,2014,29(7):1014-1015.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