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急诊来了位同房出血到快休克的姑娘……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6:22:35 评论 34

图片: Dribbble | 设计: Alfrey Davilla | 责任编辑: 南南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敬请联系:business_6team@163.com

导言
大家跟着老六学习女性健康知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平时都是些硬核科普内容,大家看的时候可能感觉学会了,但是在日后遇到具体情况时,又会手足无措,所以老六定期也会给大家分享一些临床上遇到的病例,方便大家加深印象。
 
有人说老六的内容翻来覆去就这些……没啥新东西,说实话,科普这事儿真的不要求有什么新东西,只要最基本的事情做到位我也就放心了!
 
好了,今天要给大家分享之前在急诊遇到的一个特殊病例。

(神秘之甩~)

有那么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运气特别差,夜班总是不消停,经常整宿整宿地忙。刚刚处理完宫外孕的,这边又来个卵巢囊肿蒂扭转的;刚联系好手术室,产科那边有个孩子胎心不好了,主任决定顺转剖……这一顿折腾下来,别说能躺下歇会儿了,就是想找地方蹲会儿都没机会!

反正班儿就是特别臭,搞得主任都不愿意跟我搭班儿,强烈要求换人。
 
那天晚上,我刚刚下夜里一点多的剖宫产手术,回到病房写手术记录和开术后医嘱,急诊电话又响了……
 
-六医生,来了一个肚子疼外加yin道出血的患者。
 
-多大了?末次月经是什么时候?(心里OS:不会是个宫外孕吧?)
 
(电话那边是护士询问患者的声音)
 
-身份证上是20岁,她说前几天刚刚来完月经……
 
-你确定?可别是宫外孕啊,我这产房里还躺着三个临产的呢……
 
-她自己说刚刚来完,你忙完过来吧!
 
-好,你让她在诊室门口等我一下,我开完医嘱马上过去。
 
挂了。
 
……
 
就在我保存病历和开医嘱的时候,急诊又来电话了。
 
-六医生,你得快点儿来看看,这姑娘yin道出血可不少,我看她一般情况不太好。
 
-好的,马上到!那啥,你们先给她扎上静脉啊,弄不好还得输血!
 
-好的!
 
……
 
我到急诊的时候,看到姑娘已经躺在急诊的平床上了,面色苍白,嘴唇发紫,身上随便披着几件衣服。那个时候刚刚入秋,夜里还是有点儿凉。
 
我带着实习生一边迅速了解患者病史,一边准备查体的器具。

姑娘口述是同房过程中开始出血的,一开始自己都没注意,不疼不痒的,直到后来肚子有点儿疼的时候才发现。男朋友说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但是出血一直没停,夜用的卫生巾换了七八张。本来想着天亮了再来医院的,又挺了两个多小时,看着血越流越多,这才来到医院。
 
在说着的时候我看到姑娘屁股下面的垫子上已经渗出血了,基本可以认为是躺在血泊里了。
 
很奇怪的是平时见到的同房出血也没有这么多啊!但是姑娘虚弱到都上不了检查床,就在平床上检查了,窥器打开之后我惊呆了……
 
yin道里少说有十多处伤口都在渗血,口子大小不一,长短各异,普遍比较深,不像是一般的裂伤。仔细看的话,能看到有些平行的划痕,像是反复摩擦导致的破裂。怎么描述呢,就跟用刷锅的钢丝球在yin道里刷了一遍似的,血丝乎拉的,跟着我的实习生都看愣神了。

▲钢丝球本球

我问姑娘这是怎么弄的,她说不知道,然后没有透露什么细节,就说自己没想到这么严重,自己也很害怕,说的时候眼睛里噙着泪水。
 
我心想不可能啊!都这样了,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管了,我先拿纱布球给压上,止了血再说,让护士抽好血送检,然后给主任打个电话,让她过来看看……等的时候,我问姑娘家属呢,她说在门外。
 
我来到门外,看到两个小伙子杵在门口,想往里扒着看,看着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看样子应该是在这里打工。
 
-别看了,你们谁是家属?
 
-我,我是她男友,这是我哥们儿。
 
-哦,她说是同房弄的,怎么能弄成那样呢!
 
-我们不是一起玩儿嘛,然后……

-啥?你们仨人?
 
(旁边那哥们点点头,不说话)
 
-你们可真够行的……那也不至于弄成这样啊!
 
-是,本来没事儿,后来她说没意思,我就找出了之前不知道在哪儿买的玩具想试试。她也同意了,我们就试试。刚开始试了试,感觉那个玩具有点儿不好进去,然后想起来买的时候还附送了一些润滑剂,老板说如果觉得疼就涂点儿这个在上面,好像是叫利多啥的……
 
-对对对,就那玩意儿。(旁边那哥们儿一边点头一边说……)
 
-啥?你说的是利多卡因软膏吧?那是我们临床上用的局麻药啊?一般我们做膀胱镜才用的药物啊!怪不得她不疼呢!抹上那个之后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所以你们才给弄成这样?这到底是用的啥玩具啊?
 
俩人支支吾吾半天,说是带刺的「狼牙棒」……
 
我一下就想起来了,之前在写如何挑选适合的套套时讲过这个东西,有直接戴在生殖器上的,也有戴在手上的,大小不一,形态各异。一般材质偏软,不至于弄成这样……但是天知道这些年轻人当时是怎么弄的?!

▲狼牙棒本棒

 
反正我当时听着就来气!简直胡闹!三个小年轻胡搞瞎搞我也管不着人家,可是这么整也太不把健康当回事儿吧!这要是再晚来一会儿在路上休克了,我看你俩咋整!

我正批评他们的时候主任来了,她进去看了一眼病人出来指着俩小伙子又是一顿批评!
 
化验检查出来血色素6.8g,再晚一会儿就是重度贫血了,分分钟休克过去……实习生去申请输血单了,主任给手术室和麻醉师打电话,我推着病人直接往手术室走。
 
最后,在手术室光是止血和缝伤口就整了快俩小时,我俩趴在yin道口前艰难地缝合。你们想想看,yin道才有多大空间?就算麻醉后,yin道比较松弛,我们用窥器打开也只有很有限的操作空间,再加上还要在里面缝合及修补……

无影灯照着我跟主任的后背,刷手服都被汗浸湿了。确实不好缝,有的伤口特别深,缝合起来特困难,还有个口子裂进腹腔里,怪不得会肚子疼,缝的时候特别怕缝到肠子……

总之,一言难尽。
 
从手术室出来,把病人送回病房就已经早上五点多了。
 
我去食堂买了早点跟主任坐在办公室吃。
 
-主任,我头一次见这么狠的病人。
 
-这种我见多了……
 
-我就纳闷儿了,那俩人怎么那么狠?
 
-小六,我跟你说,你知道人性最可怕的是啥吗?
 
-是啥?
 
-就是有时候太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嗯!
 
-你以后多学着点儿吧,这事儿还多着呢!
 
-艾玛,一个就够折腾的了,主任你再去值班室歇会儿吧,一会儿查房我叫您!
 
-行,我再去眯会儿!
 
……
 
你以为这就完了?
 
远远没有,之后的几天这三个人也不消停,折腾得同病房的人都跟着受罪……今天,姑娘因为买的饭菜不合口味直接摔了一地;明天,两个小伙子又因为分配医药费的问题吵到濒临动手;后天,又因为病房太吵影响到她休息而跟其他病人家属争辩。
 
唉,最后姑娘在病房观察了一周多,看着没事就让她出院了。
 
出院给她开的消炎药什么的也没拿,直接就走了。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三个人。
 
也不知道那姑娘恢复得怎么样。


我是六层楼,我爱这个世界。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