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遇到过哪些「这居然都能活下来」的病人?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6:21:53 评论 14

图片: Dribbble | 设计: Stephan Lorse | 责任编辑: 南南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首发于知乎@六层楼

商务合作敬请联系:business_6team@163.com

导言
有人在知乎上问了这个问题,老六看到后觉得有必要回答一下。以下为我的回答。

只救下一条命不够,两条命我们都要救下来!

其实,很早就看到这个问题了,一直没有答的原因是题目中的「居然」两个字读着有点儿别扭……隐约有一种不希望患者活过来的意思,坦率地讲,哪个医生不希望自己的患者都能活下来啊?

然后,说一句「这居然都能活下来」?

不妥。

我倒是觉得应该说:终于又救活一个人。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之前的一个夜班。

我刚刚开始值一线夜班没多久,值一线的工作主要就是奔波于病房和急诊,一晚上下来基本都在20000步左右的运动量,有时候还得小跑。

独自一人在办公室补白天的病历,印象里那天白天收了11个病人,所以我从早上开始病历到晚上九点多都还没写完,实在太多了,领导觉得我值夜班晚上有时间可以写,所以就疯狂收病人,毕竟科里对病房的床位占用率也有要求的,但是对于累死医生是没尺度的……哈哈,开玩笑,反正我是一边写一边吐槽。

突然神经外科值班医生来电话……奇怪,八竿子打不着的科室咋还给我打电话呢?

-喂,产科值班医生吗?

-嗯,咋了?

-我们这里有个病人,麻烦您过来看看。

-病人什么情况?

-您快过来看看吧,女患者!

(电话里听到他跟护士说话和房间里的嘈杂声)

……

感觉对面应该也是刚刚开始值夜班的小大夫,一般在急诊常常是这样的,就算患者明明跟我们科的病毫无关系,也会打电话叫我们过去,单纯因为患者是女性而已。

好歹是急诊,我保存了病历就赶快去急诊。

一路上都在想等下怎么教神外的医生如何正确使用值班医生,不然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叫我的话,我的病历得写到后半夜去了!

到了急诊之后,值班护士直接给我指了急诊手术室的方向。

我想:坏了,估计事儿不小。

推门进去,着实吓了我一跳。

*注意,图片可能引起生理不适,请三思!
注:医生正在给患者做伤口清理

说实话,我第一眼并没有看出来这是女患者,看样子大概是个撕脱伤,我看有些地方都直接露出颅骨了,那些血管基本上还在出血,情况应该挺严重的,我就赶紧问在场的貌似二线的医生老师。

-老师,啥情况?

-你是产科的值班医生?

-嗯,刚刚打电话让我过来的。

-患者是头皮撕脱伤,是临省的XXX厂子的女工人,在操作机器的时候头发卷到机器里了,直接把头皮带下来了,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休克了,头皮在那个塑料袋里装着,那边护士正在洗。
注:护士正在对头皮清洗和消毒处理
(还可以看到患者的眉毛)

-嗯,那是不是清创之后进行缝合啊?有啥事情需要我们科处理的呢?

-哦,主要是让你们科来看看,送患者来的是她丈夫,她丈夫说患者已经怀孕四个月了,家人想问问孩子还能不能保住,如果实在不行,能不能做引产?什么时机做?毕竟这直接关系到患者之后的用药选择。

-这样啊!我知道了,家属呢?我先跟家属交待一下情况。

-在外面,给她抽血了,B超科一会儿就过来,你先跟她家属说一下。

-好的。

……

我来到门外站在走廊跟患者的丈夫沟通患者目前的情况以及这样的情况对怀孕影响。

-你是患者丈夫吧,我跟你说一下啊,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身体在巨大的应激反应下有可能引起流产的风险,而且在送过来的路程中出了大量的血,有可能存在缺血缺氧的情况,这些都有可能对胎儿的发育造成影响。与此同时,在之后的治疗过程中还有可能出现感染的风险,严重的会引起颅内感染导致患者死亡,你也知道,患者跟肚子里的孩子这会儿是连在一起的,任何一个情况不好都有可能产生连带效应。这个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最后继续保孩子有可能导致大人的情况不好,那可能就必须要做出取舍。

-嗯,我知道,先救大人,医生,一定要先救大人。

-嗯,我们希望母子都平安,不过目前的情况还不好说,等一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再说,你就在这里,哪儿都别去啊!有任何问题都会随时跟你沟通的。

-行,我在门口等可以吧?

-嗯,可以,别着急,里面医生也正在抓紧处理,别担心。

-好好好,谢谢医生了,谢谢了。

……

过了一会儿抽血的结果出来了,基本还算可以,患者本来身体的底子也不错,这么折腾下来,化验指标的情况勉强说得过去……过了一会儿B超科医生也过来了,这边神外的医生准备手术缝合,那边B超科的老师开始做B超。

刚开始看的时候并不好,一方面是位置受限制导致B超角度不理想,另一方面胎儿还是受到应激反应的影响有那么一段时间都不动,也不好找胎心……手术室的人都悬着一颗心。后来逐渐听到规律的胎心之后才长舒一口气……后来看情况基本上算是比较稳定,神外的医生就准备开始手术缝合了。

中间,我有另一个急诊,就先去处理了。

最后还是放心不下这位患者,所以忙完就来看看手术的进展……
注:神外的老师还是很厉害的,手术进展很顺利

看着神外的老师有条不紊地进行,患者的各项生命体征也比较平稳,也没我什么事了,跟患者家属交代了一下情况,就回病房去写病历了……

说实话,这样的情况只要处理得及时一般都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关键就是术后的恢复——抗炎抗感染治疗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一般出事儿也是在术后恢复的那段时间,尤其是我当时看到的头皮已经都是脏兮兮的,上面全是碎头发茬,感觉感染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弄不好真的可能两命呜呼了。

确实觉得不太乐观。

……

过了很久也没有这位患者的消息,因为一直很忙就也没问。

神外的同事也没跟我提起,我还以为患者情况不好或者去世了。

有一天,吃过午饭,我去门诊,看到门诊护士正拦着一位要进妇产科门诊的男性,我就帮忙一起劝阻那位男性,结果一看很眼熟,就是那位患者的丈夫。

他是专门来门诊找我的。

他就是想来跟我说一声,患者后来恢复得挺好,当时出院匆忙也没顾上跟我说就直接回老家了……现在来跟我说一声,他媳妇后来孩子也生完了,孩子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一切都挺好的。

真好,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挺高兴的。

……


有时候真是觉得生命真是摸不准。

有时候脆弱得像一张纸,有时候坚强得像一堵墙。

而我们作为医生可以经历这一切,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

早安,我是六层楼,我爱这个世界。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