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多个性伴侣也没人流,为什么我会得这种病?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6:04:52 评论 49

图片: Dribbble | 设计: Slava Svt  | 责任编辑: 南南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敬请联系:business_6team@163.com

导言

自树洞栏目开启以来,我们陆续收到了很多读者的来信,有咨询情感的、有吐槽遭遇的、有倾诉焦虑和抑郁情绪的……

也有人带着焦虑和绝望,在树洞里倾诉命运的不公和面对病情的无措。

树洞没有回复的功能,「树洞」的本意就是「有来无往」,这里可以保守你倾诉的所有秘密,它所承担的最大的功能就是「倾听」。

 
但同样,我们也在过往几期的「树洞」分享里说过,我们会视情况去挑选一些内容来回复,今天,我们分享一个充满焦虑和绝望的读者的倾诉。
 
我们先来看看读者的来信:

六医生你好,关注你们是因为一个宫颈病变的朋友推荐的。

2018年年底,我查出来感染HPV16,TCT正常,医生让我活检,于是2019年我做了活检,检查结果是cin3。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绝望的,于是网上各种搜索,癌前病变……

后来有缘进了一个群,全是感染HPV的,大家都各种安慰我。


我鼓起勇气去了一个比较大的医院会诊,结果一样,还是cin3,于是等手术……冷刀锥切。

可是我才20几岁,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我的心情,我整个人绝望了,我刚结婚就碰上这种事情,手术后大病理结果也在和我开玩笑——轻微炎症。

出院回家,小心小心再小心,出院后的两天还是大出血了,后来一路火花带闪电,外地车牌号开着就进京了。

止血后在家躺着不敢动,过了20天左右,来了例假,肚子疼到怀疑人生,于是联系给我手术的医生,她说有部分患者是这样的,如果只有月经期疼,先观察观察。

过了月经期后,我觉得我要去做个b超,怕有什么问题,于是大夫给我开了个腹部彩超的单子,结果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子宫左后方囊肿,已经7.8×6.5×3.0了,医生告诉我,准备手术吧……

老天爷在给我开玩笑,还是医生在给我开玩笑?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不好的,我想到了去死,我想到了去闹。


我问医生:为什么,我做手术的时候没发现这个囊肿?当时b超也做了,宫腔镜手术也做了,锥切也做了,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告诉我我的囊肿这么大了?

今天我绝望了,我在医院的楼上,我自己一个人,我想跳下去,一切都结束了吧,一切都结束吧。


老公给我打电话,我哭了,我的存在是个错误,我什么都做不好,我还各种病。


我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坐车碰到有需要的我让座,碰到有困难的我帮助,碰到水滴筹的我捐款……

我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样了呢,现在还有人怀疑我是不是在外边乱搞,天地良心,从来没有过,没有过多个性伴侣,没有过人流。

我那么喜欢孩子,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是我啊!!


如果是这样,老天爷你不如把我的命收走好了,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

姑娘你好。

 
这位读者我们不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怎样,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这篇文章,我知道你对自己的病情充满疑惑和委屈,甚至觉得不公,医院里的医生可能无法解答你的种种疑问,为此我们邀请了妇产科医生——六层妖塔老师,来为你一一解答。
 
希望你能看到。

医生让我做冷刀锥切,对吗?

其实在临床工作中,妖塔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案例,在锥切之前,活检的病理结果显示宫颈病变的级别比较高,已经到达了CINⅡ-Ⅲ的地步,然而锥切之后的大病理却是CINI甚至只是宫颈慢性炎症,很多朋友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医生是不是给我过度治疗啦?」「我是不是不应该手术?」
 
其实并非如此,宫颈的病变很大程度上是HPV的持续感染导致的,而宫颈的病变往往不会仅仅局限于一个点,因此宫颈活检只是一项检查,它只能评估十分有限的部分宫颈是否存在病变。
 
当然啦,越是有经验的医生,根据阴道镜下所见,往往能把最可疑的甚至最严重的病变找到甚至解决掉。
 
但宫颈是圆形的,仅仅评估一个甚至几个点其实是远远不够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对于CINⅡ-Ⅲ我们要做锥切的原因。
 
锥切虽然是一个手术,但它的主要目的并非治疗,而是诊断,只有把宫颈锥形切除一部分,医生才能充分地评估宫颈病变的程度,如果切缘干净,那么此次宫颈病变的治疗同时也告一段落。
 
因此,如果锥切术后大病理告诉你宫颈只有慢性炎症,那么说明给你做阴道镜活检的医生水平已经相当高超,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好医生。

为什么手术时没有发现这个囊肿?

关于这个问题,由于缺乏这位朋友术前、术后的B超对比,也没有详细的手术记录,确实无法三言两语就把这个谜团打开。
 
但在临床工作中,我们确实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需要锥切的患者在术前的B超中发现了卵巢囊肿,这个时候我们会怎么去做呢?
 
如果是新发现的囊肿,那么不能完全排除生理性囊肿的可能,我们会建议3个月的月经结束以后复查B超,看看囊肿还是否存在,如果持续存在,考虑病理性囊肿,那么就可以选择适当的手术方式(腹腔镜或开腹)切除。
 
如果并非新发囊肿,我们也并不建议此次锥切手术的同时把囊肿切除,因为如上文所说,锥切是一个诊断性手术,如果最终大病理的结果非常不好,比如宫颈癌,那么就很有可能需要进一步的手术来治疗,因此没有必要冒着被二次腹腔手术的风险非要这次把囊肿的问题一并解决。

感染了HPV16是因为「乱搞」吗?

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HPV病毒的感染并不意味着伴侣中一定有人「乱搞」。
 
HPV有100多种亚型,而其中至少有40种可以感染男性以及女性的生殖器官。

尽管HPV病毒的感染并不意味着有人在胡来,但HPV的传播却主要是通过阴道性交来进行的,也有一部分是通过肛交和口交进行传播的。
 
即使一生只有一个性伴侣,也有可能感染HPV病毒,因此只要有性生活的女性都应该把HPV和TCT作为体检的常规项目来检查,这样能提高宫颈癌前病变的检出率,从而降低宫颈癌的发生率。
 
但妖塔必须要强调一点:多个性伴侣、过早性生活、吸烟等行为都是HPV感染的高危因素,建议奉行「及时行乐」的各位,为了自身的健康,还是尽量减少此类行为为妙。

为什么生病的是我?

其实很多疾病的发病机制我们目前尚未研究清楚,环境因素、遗传因素、免疫因素等诸多因素都在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对于这些诸多因素,我们往往束手无策,能做的就只有——合理膳食、加强锻炼、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即便如此,疾病仍然有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我们除了勇敢面对,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别无他法。
 
作为医生看到了太多太多十分可惜的案例——一次人流之后罹患绒癌、从未生育却遭遇了卵巢癌、因为肾衰透析了十多年最后却查出了输卵管癌等等,这些都是妖塔职业生涯中经历的「令人绝望」的案例。
 
她们在跟妖塔聊天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地问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作为医生,我们确实解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实际行动,让她们在治疗过程中克服重重困难最终看到希望。
 
「为什么生病的是我?」就像是「为什么中大奖的是他?」一样无解。
 
希望提问的这位姑娘以及正在经历疾病的你们都能够积极配合治疗,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将来的你一定会为现在的坚强而感到万分欣慰。


有一首我比较喜欢的歌,叫做《Trouble is a friend》,歌词大意是不管走到哪里,麻烦总会在,他会在你心里、在你身边、在暗处等待……如影随形。

 
听起来丧丧的,但是曲调还蛮轻快的。最关键的是,这首歌告诉我们,麻烦是个朋友,还是个老朋友。
 
虽然决定不了到来的事情,但我们可以决定自己面对事情的心情。

人生啊,就是走走停停,过五关斩六将,不断地拥有和失去,选择和放弃。

没有事事顺心,没有万事如意。
 
所以啊,我们更要珍惜当下,用力过好每一天。

开心一点,所有你以为过不去的坎,最终都会过去的。加油~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动动手指点个 在看 哦~
 
早安,我爱这个世界。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