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到底要经历多少外貌焦虑,才能顺利长大?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5:36:27 评论 18

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地都经历过外貌焦虑,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似乎只要长得不那么符合主流审美,就可能获得一些「刺耳」的评价。
因外貌被羞辱的受害者,更多地集中于女性,可能是因为胸不够大、长得不够清纯/妩媚、腿不够长……也许说的人认为自己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在听的人心里却可能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的伤痕。
是不是女性都得在外貌焦虑中长大?而面对那些身体羞辱,我们要怎么做?
作者:土土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Momself,本文经授权转载。

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外貌焦虑才能顺利长大

从小到大,你因为外貌自卑过吗? 之前,有个视频突然在朋友圈里被疯传。我们编辑部也看了,集体哭得稀里哗啦。
 



▲视频来源:微博@狮皿皿

视频里的4岁小女孩看着镜头里的自己,突然非常沮丧地说:「我好难看。」 看到这里,真的心都碎了。 一个才4岁的小女孩,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又是谁影响了她,让她对自己的外貌产生了自卑?

▲图片来源:微博@狮皿皿

到目前为止,这个视频已经在微博上被观看了1000万+次,有1.6万+人跑到视频底下留了言。 
在这个小女孩身上,很多人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曾被外貌焦虑深深困扰,却可能没那么幸运,遇到一个告诉她们「你超漂亮」的天使姐姐。

作为女孩,在成长过程中,总是能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对我们外貌的评价。

这些对外貌的指指点点,甚至嘲笑,说的人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被评价的人,却也许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或许就是从那样的时刻开始,女孩们不再喜欢自己的长相,慢慢有了外貌焦虑。 也开始有了这样的念头,美丽,仿佛是女性的天职,而脸不够小、皮肤不够白、腿不够细、腹部不够平坦……成了缺点。 看到小女孩哭的时候,我忍不住想:一个女孩,到底要经历多少外貌焦虑,才能顺利长大?
这个「看脸」的社会,对女性的外貌挑剔一直存在

女性在外貌上受到的凝视有多严苛? 不符合「主流审美」的外貌特别容易招骂。 年初的时候,亚裔女星林家珍凭借影片《别告诉她》获得了金球奖影后,成为金球史上第一个亚裔影后。
       
▲图片来源:豆瓣 @别告诉她

明明是靠演技才获得的奖项,大家的关注点却在她的外貌上:宽圆脸,高颧骨,狭长的眼睛向上吊起,一张不符合「主流审美」的脸,引来了一群人对她发起外貌刻薄攻击。 羞辱的语言挤满了采访视频的屏幕,关于「美和丑」的争论盖过了对她演技的讨论。      
还有《创造101》里,那个充满外貌争议的女孩——王菊。 她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美少女,不瘦、不白、五官不精致,所以,节目开始第二期,就不断有人说她「不适合这个节目、赶紧离开」,在网络上对她进行赤裸裸的外貌羞辱。
        
在外界如此严苛的凝视下,女孩的外貌焦虑有多严重? 曾经有人做过一个调查,每个月都有大概10000人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我丑吗」。 外界会给女孩们什么样的反馈呢? 这是一个13岁的女孩,和所有青少年一样,她也想被别人喜欢并与人融洽相处。但学校里总有人说她长得难看,她很困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得很难看。 于是,她拍摄了一个视频并放到了Youtube上,问大家:「我长得漂亮还是难看?」           
她收到了13000+个评论,抛开部分良善的留言,大部分留言居然都是骂她丑。 很难想象,在一个女孩情感最脆弱的青春期,接收到来自外界这样恶意的外貌评价,该有多崩溃。

即使是符合主流审美的,大众眼中美丽的女孩,外界对她们也有更严苛的「美丽规范」——要一直瘦、一直美、一直精致。 Taylor Swift在自己的最新纪录片《美国甜心小姐》(Miss Americana)里说起了自己的身材困扰。 被拍到肚子大了,就会被说「看起来像怀孕什么的」,她就会节食一阵,不再吃东西。 隐隐觉得这样子做不对,但因为所有的饮食博主都告诉你该这样做,所以她也就坚持这样做。     
      

女性如何掉进「我不美,我不配」的陷阱?

为什么社会要求女性重视外貌?持续的外貌焦虑又如何影响女性的一生? 在这里,我想先讲一个女性神话故事。 古希腊神话里的阿塔兰塔是一个跑得飞快的女猎手。父亲希望她结婚,但阿塔兰塔对婚姻和男人并没有兴趣,她就提出了一个条件,来求婚的男人必须跑赢她才能结婚,输了的就得被杀死。 很多男人被阿塔兰塔的美貌吸引,纷纷报名来参赛,其中有一个叫墨拉尼的男子也来参赛。他在比赛前去向「爱与美」之神阿佛洛狄忒请求帮助,并得到了三个「金苹果」。 比赛开始了,尽管阿塔兰塔让其他人先跑,仍然轻松追赶上了所有人。这个时候,墨拉尼开始扔出他的金苹果。 金苹果被阿塔兰塔捡起,揣在手里却越来越重,她的脚步也越来越慢,最终没有跑赢墨拉尼,成了墨拉尼的妻子。
女性主义学者宋晓萍对这个故事做了解读:爱和美将成为阻止女性奔跑的最大障碍。 丈夫以爱的名义让妻子安居家中,足不出户。男性以美的名义让女性自愿套上层层美丽的枷锁。 波伏娃说:「一个人不是生而为女人,而是成为女人。」 当一个女孩来到这个世界,她迎来了这个社会对她的女性期待,而「美丽」是一种期待,也是一种枷锁。  
这种对女性外貌的期待和凝视早已不局限于男性,也包含部分把「美丽规范」内化为自我期待的女性们,就像电影《西班牙女佣》里的那个美国妈妈。 对身材自律的妈妈为了鼓励自己的女儿减肥,拥有好身材,符合大众对女孩「美丽」的期待,总是故意给女孩买小一号的衣服。 但对女儿来说,永远小一号的衣服只是赤裸裸的外貌羞辱以及对她自尊心的伤害。             
那符合大众审美的女性就胜利了、安全了、松了一口气吗? 并不是,因为美丽是易耗品,是会随着时间慢慢凋零的。 为维密和香奈儿走秀的超模Cameron Russel,一个在外貌上获得大众充分认可的女性就曾在TED上坦诚美丽带给自己的焦虑,那就是——不安全感:
「因为我必须每天都要担心自己看上去怎么样。」 我们身边可能就有这样的人,越是美丽,越是追求美丽,也越是焦虑。             
人生是一个定量的容器,当我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如何让自己变得更美、更符合男权社会下的主流审美上时,注定只能有些许时间停下来思考「该如何度过自己有意义的一生」。 隐藏在外貌焦虑下的,实则是女孩们对人生的焦虑。
更多女孩:美,应该由自己定义

社会对女性的外貌凝视、「美丽规范」无处不在,当我们看到它、认出它,并试着摆脱它,就是改变的第一步。 就像王菊面对外界对自己外貌和身材的争议说出的那句话:你们手中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权力。 我们每个人手中握着的是给自己定义「美」的权力。
而随着我们这一代成了父母,有了小孩以后,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小孩(不仅仅是女孩,男孩也是)也会进入社会的「性别期待」,不自觉变得有外貌焦虑,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做什么? 开头视频里的发型师姐姐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她没有因为想要安慰小女孩而敷衍地说她是好看的,而是告诉她: 「你超好看,因为你有两个小甜窝,你有一口漂亮的小白牙。你自己,本来就很好看。 而我们爱你,仅仅因为你是你自己。」
 
阿迪契在《亲爱的安吉维拉》里说过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她说:「教导孩子不要把讨人喜欢这件事放在心上。 让自己变得讨人喜欢不是她的职责,她要做的是成就完整的自我,真诚并尊重他人平等权利的自我。」 是的,不管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的孩子,都该自信,把讨好、迎合他人目光这件事放到一边,只为自我的完整而雀跃。

资料来源:
宋晓萍 《狂奔的女性政治学》,《花城》2001年第6期。TED talk 《为什么认为自己丑会对你不利》纪录片《美国甜心小姐》(Miss Americana)TED talk 《维密超模告诉你外表不是全部》
原标题:《4岁女孩对着镜子说「我好难看」:我却被热搜视频下10000条留言震惊了》本文作者:Momself,首发于公众号:Momself。我是妈妈,我是我自己。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Momself!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