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化妆品行业最黑暗的秘密

avatar 2020年4月13日15:35:22 评论 14

大家好,今天是六运助值班。

今天聊一个疫情之外的话题。它离我们很远也很近,关乎性命,而且是孩子的性命。

我想先请你们回想一下自己的化妆包——你的彩妆产品里面,是不是有一些抹上之后闪闪亮亮的东西?

眼影、腮红、粉底、口红、高光粉、眼线膏、指甲油……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它们里面晶莹漂亮的粉状成分,有可能来自一个印度孩子之手。这个孩子有可能已经因为开采这种成分而丧命。

孩子,或者说童工,是我们使用化妆品的「隐性成本」。

这是我们必须揭露,必须直面的黑暗真相。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女孩别怕(ID:nvhaibiepa)

▲你的化妆品里很可能也有这种闪亮的东西

那些让你blingbling的化妆品,可能杀死过一个孩子 

那些闪亮细腻的粉末,来自一种矿石——云母。

这是当今最有争议的一种化妆品成分。

▲印度贾坎德邦一家云母工厂里,存放的几袋珍贵的云母矿石 
图片来源:《卫报》

云母矿石有反射性,可以被研磨成粉末。不同种类的云母有不同的颜色——银色、白色、粉红色、紫色等等。

美妆产品有了云母的加持,能让你在光线下的每一个角度,都闪耀出星星一样的光芒。

但是,极少有人知道这种成分是什么,更不知道它来自哪里。早几年的时候,就连很多大牌美妆公司,都不知道自己的云母材料到底从哪来。

▲我请朋友整理了她手里的一些化妆品,这些产品里面都有闪光成分。其中一些可能用的是人工合成云母,另一些可能就是天然云母,你也可以看看自己的化妆品。

其实,我们生活里用到云母的地方非常多,远不止美妆产品。因为它具有绝缘、耐高温等特性,因此很有价值。

几十年里,它被用于日常生活产品,比如电子产品、绝缘材料、汽车油漆等等。

▲云母被广泛用在各种地方——电子产品、绝缘材料、汽车油漆,微波炉、烤面包机、电饭锅、牙膏,还有食用色素等等。

而在过去几年,化妆品行业对云母的需求激增。

法国版《嘉人》杂志数据说,全球开采的云母有18%都被用在了彩妆和护肤品里面,以「云母」「硅酸铝钾」或者「CI 77019」的名字,出现在成分表中。

▲印度开采的云母矿石片

现在每年全球云母矿物的产业价值,已经超过5亿美元。2024年可能达到7亿美元。

而印度,是世界上云母存储量最大,质量最高的国家。世界上60%的云母矿产,都来自印度。

而根据《连线》杂志2015年的报道——印度云母最主要的出口国,是中国。

「我们这里最好的云母,大部分都是卖到中国。」一位印度的云母切割工说。

▲切割工说:「质量最低的云母会留在印度,最优质的会销往美国——但大部分会销往中国。」
图片来源:《连线》杂志

如此具有金钱价值的东西,实际,却是建立在一群印度孩子的血泪痛苦之上。

这件事让化妆品行业陷入了道德争议旋涡。

▲印度贾坎德邦,一个孩子正在滑向云母矿洞的深处

为什么深入矿洞开采云母的是孩子?这也是最恐怖的一点——

因为孩子能更轻松地深入狭窄的洞穴,把手探进洞穴里的窄缝。

这项非法的开采工作,要了不少孩子的命。

路透社甚至用「幽灵血矿」来形容。

▲你在社交网络上晒出完美妆容的时候,有一群孩子正因此付出生命

22000个孩子开采云母,每月有10到20个孩子丧命

2019年,美国女性媒体Refinery29探访了印度东北部的贾坎德邦(Jharkhand)。

这里是印度最主要的云母产区。

▲印度主要的云母矿区集中在东部各州,75%的云母矿产都来自这里,贾坎德邦(Jharkhand)和比哈尔邦(Bihar)是最主要的产区。

图片来源:Responsible Mica Initiative

在这片矿区里,记者采访到了一个叫苏尔玛的女孩。

有一天,苏尔玛和姐姐正在采矿,矿洞突然坍塌了,她被困在了里面。

苏尔玛的妈妈说:「当我冲到矿洞找到她的时候,看到她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身上盖满了土。我用尽力气想把她拉出来,但她被压得太死了……她当时已经快不行了。」

苏尔玛受伤严重。「伤口到现在还疼」,她说。

▲苏尔玛腿上的伤疤

她的姐姐拉克希米已经在矿难中去世,而她现在依然在矿上工作。

这个家庭遭遇的惨剧,在这里很常见。

每个月,这里大约都会有10到20个孩子因为矿难死亡。

▲苏尔玛和爸爸妈妈,家里的另一个女儿已经在矿难中去世

有儿童权利运动组织估计,在贾坎德邦北部和比哈尔邦南部的数百个小型矿山里,至少有22000个孩子在矿洞里工作。

他们大多数都不能上学,无法接受教育。有些孩子甚至从4岁开始就下矿洞。

记者问其中一个孩子的家长,这里其他孩子都在做什么,他的回答是:「所有孩子都在做这件事。」

▲记者问女孩们都是几岁开始在矿区工作的,左二红衣服的姑娘羞怯地回答说5岁,右边的姑娘回答说4岁。

在这片区域,近3300万居民,大多都生活在农村地区,主要就依赖非法、不受监管的云母矿贸易生存。

20世纪80年以来,这里就一直这样。

1980年,印度政府颁布了《印度森林保护法》,限制森林砍伐,采矿业也跟着受到限制。于是这个行业开始转向地下。

现在,很多矿场已经被废弃和清除,但依然有不少在非法经营着。

▲采矿的女孩们

这片特殊的地区,泥土都是闪亮发光的,看起来很漂亮。但同时,它又毫无生机。

由于要不断开发矿洞,这里的植被被严重破坏。少有的林区也是一片死寂,好像树木都没有生命。

光秃秃的土地上,云母矿洞像一个个巨大的老鼠洞,散布在各处。

▲光秃秃的矿区

图片来源:《连线》

贾坎德邦遭受着典型的「资源诅咒」——

资源越是丰富的地区,越是容易因为政府腐败和商业剥削,而变得更糟。

尽管这里拥有丰富的云母、煤矿和铜矿资源,但依然是全国贫困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这里的人们,完全依赖云母开采混口饭吃,云母就是每个家庭的命脉,而家庭的收入主要依赖孩子。

孩子们每一天都要来到矿洞,滑进七八米深甚至更深的洞穴里,用锤子,用镐,用手,把洞里的石渣采下来,一筐一筐运到地面上去,再一遍遍做过滤和分拣。

▲孩子们在一遍遍筛选云母

「我一块一块地拣出云母,真的花掉了我很多时间。」小女孩普贾·布拉只有11岁,她从8岁起就开始下矿。

记者问她:「你一周在这里工作几天?」

她说:「每一天。如果不去采云母,我们每天吃什么呢?」

▲11岁的普贾·布拉

很多孩子都会摔伤。有的被摔断腿和胳膊,有的甚至脑袋被「开瓢」。

「我们每天都要在矿洞里工作。洞里面很黑,我们都很害怕,还不断会有石头砸到我们。我见过很多小孩受伤,还亲眼见过一个小孩的脑袋被砸破。」

「如果碎石头砸到我们,我们就会死。」

孩子们说。

▲如果不是被逼到没有选择,谁会让自己家孩子每天在这样的矿洞里工作呢?

由于矿洞是非法经营,没有监管、没有科学的开采流程,缺少加固墙,这里还经常会发生坍塌,孩子们就会被困在地下,死在矿洞里。

经常在云母矿上工作,还很容易患上呼吸系统疾病。

有研究记录表明,长期吸入云母粉尘的工人,很容易得上哮喘、矽肺、肺结核等疾病。

▲贾坎德邦云母采矿区的女孩
图片来源:《卫报》

2016年《卫报》探访矿区时,一位在矿上工作的母亲说,她和她13岁的女儿每天晚上工作完,都会觉得恶心,因为灰尘让她们很难呼吸。

「但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唯一能做的工作。」

这些孩子们每天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的,一天也不能停下。

▲孩子们也想上学,但是他们没法停下来。「我只有能上学了,才能有所成就。」

云母在世界市场上的价格范围,在每公斤1000到2000美元。

而在矿上用命换钱的孩子,每天挣的钱却只有20~30卢比(大概合人民币2~3块钱)。

矿区经营者、代理商、中间商、出口商,都能在这中间赚取高额利润,而源头的开采者却始终挣扎在极度贫困的状态下。

这是赤裸裸的现代奴隶制。

▲头顶8块砖头的女孩

云母经过层层传递,最终被送到我们手中,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漂亮、更精致。

然而每次记者问孩子,知不知道自己开采的云母被送去哪里、被用来做什么,他们的答案全都是:不知道。

他们更不会知道,这些云母最终会被卖到多高的价格。

云母在出口过程中,还会摇身一变,被虚假包装成「合法开采」的产品,完全不会跟「童工」俩字沾边。

消费者不知道云母从哪来,开采者不知道云母到哪去——这是一条完全被404掉的供应链,没有任何透明度可言。

2014年前后,媒体的曝光开始推动这个问题被关注。包括《卫报》《镜报》《连线》杂志等在内的多家媒体,都参与了曝光。

他们共同指出了问题:

印度政府腐败,对问题视而不见,不管理,不作为;

矿区开采商过度剥削压榨;

美妆品牌公司对原材料供应链不清楚,不负责。

成年人的过错,让无辜的孩子来负担结果,这是有良知的人都无法容忍的。

而在印度,还有更多承受煎熬的孩子——

国际劳工组织2016年的数据显示,在印度,5~17岁的童工有2380万人,占全世界的16%——世界上每6个童工就有一个是在印度,很多还做的是危险工作。

他们有的在又脏又臭的恒河里捞硬币。印度教朝圣者们丢进恒河里的硬币,成了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

▲这个男孩说他5岁就开始在恒河里捞硬币谋生了,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
图片来源:BBC

有的在建筑工地跟父母一起工作。

▲2010年,印度孩子在新德里体育场前的一个建筑工地和父母一起工作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有的在没有任何安全设备的煤矿区,跟大人们一起挖矿。

▲一个男孩在印度一个煤炭仓库工作。这里的学校可以让孩子免学费上学,但却很难让父母明白教育的好处,因为孩子们都被当成收入来源。

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还有的在刺绣厂当工人。

▲2008年,一个在印度新德里的刺绣厂当工人的小女孩。当时,有儿童保护运动的成员跟警察一起突袭了这家工厂,这个小女孩正试图躲起来。这场突袭救下了34个童工。
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这些孩子们的遭遇实在让人不忍看。

我们再回到云母矿的孩子上来。

在这群孩子的问题上,该负起责任的人都做了些什么?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如何拯救云母矿的孩子们?

最应该采取措施改变局面的印度政府,在这件事上显得很没用。

有事实证明,印度的国家儿童权利保护委员会(NCPCR),至少在2016年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但是记者向相关负责人提出质疑时,却发现政府部门之间在互相「踢皮球」,并没有人真正去调查,更不用说改善了。

▲印度国家儿童权利保护委员会跟记者说,他们正在调查童工问题,并且把记者介绍到了实际负责这项调查工作的部门。然而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大哥却说:我们并不知道有这项调查,我们没有被授权去调查。

印度政府的不作为,也是让人惊呆。但是好在一些企业和民间的活动还能让人看到希望。

在媒体的推动下,一部分化妆品公司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2017年,在法国诞生了一个非政府组织——「负责任的云母计划」(Responsible Mica Initiative,简称RMI计划)。

RMI计划正努力在印度建立可持续的云母供应链,建设学校,把贫困村庄的孩子从云母矿转移到学校去,为他们改善伙食、厕所,提供清洁的饮用水,提供医疗服务。

到2019年中旬,RMI计划已经开始让80个村庄的5300多个家庭受益。

他们的目标是2022年之前消除这里的童工现象,让孩子们都开始上学。

一些大型彩妆品牌,还开始用「人工合成云母」替代天然云母。

▲合成云母也很漂亮,妆效跟天然云母没有什么差别

一些跟品牌合作的材料供应商也在做出改变,比如中国福建的坤彩——

2016年,《卫报》调查了三家涉及童工的印度云母出口商,他们最大的客户之一就是坤彩。

坤彩跟欧莱雅、宝洁、宝马、奔驰、特斯拉等品牌都有合作,给他们供应珠光颜料。

知道消息之后,坤彩表示很震惊,说供应链里存在童工这种事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将会调查并且采取行动。

现在他们已经表示会通过控制供应链、捐款等方式,帮助消除印度云母矿区的童工现象,并且也加入了「负责任的云母计划」。

▲福建坤彩网站上关于「无童工供应链」的声明

慈善机构也在努力——

在贾坎德邦,现在诞生了一种「儿童友好村」,他们帮忙给矿区孩子的父母介绍新的工作,让这些家庭获得新的收入来源,这样孩子们就不必到矿区工作了。

▲「儿童友好村庄」的孩子们。她们聚在一起呐喊着:「停止童工,开始教育!」

这是慈善机构「凯拉什·萨蒂亚希儿童基金会」最先提出的策略。

现在,已经有超过3000个孩子被拯救出来。他们不用再做童工,而是可以开始上学。

▲这里甚至诞生了一个「儿童议会」,代表孩子们的权利,跟上层管理者提出问题和需求。

上学,只有上学,才能改变这些孩子的未来。

最后,我们作为消费者,能做的确实不多,主要还是得靠相关组织和企业真正做出改变。

但如果你确实想避开那些供应链里可能有童工的产品——

你可以选择那些已经开始使用无童工的「天然云母」供应链的化妆品品牌,比如那些已经加入「负责任的云母计划」的品牌;

或者,你也可以选择那些开始使用「合成云母」的品牌,你可以从产品外包装上或者官网上,查看具体成分表,看看它用的是不是「合成云母」。

在解决童工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必「一刀切」的抵制印度这些地区的云母,这种方法是不好的。

因为云母几乎是当地村民唯一的经济支撑,「一刀切」只会让他们没饭吃。

国际反奴隶制组织的负责人艾丹·麦奎德就说:抵制通常不是最好的方法,因为「很多穷人的生计可能会受到威胁。」

所以,只有多方一起出力,从各个方面都做调整,才能真正改善局面。

最后再附上一份品牌参考。


去年有国外有网友在reddit上面发帖,列了一个品牌清单,里面是她经过研究和发邮件咨询之后,找到的一部分已经开始采用「无童工」云母供应链的化妆品品牌。里面包括已经加入「负责任的云母计划」的品牌,也有其它品牌。 我综合她的清单,又补全了一些品牌,给你们提供一些参考:

小蜜蜂Burt's Bees丨Boots旗下品牌No.7丨香奈儿CHANEL Parfums Beauté丨香缇卡Chantecaille丨娇韵诗Clarins丨科蒂Coty,包括旗下的Covergirl、Rimmel丨Cosnova丨Colourpop丨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 Companies,包括旗下的芭比波朗Bobbi Brown、Becca、Smashbox、MAC、汤姆·福特美容Tom Ford Beauty、倩碧Clinique、Too Faced丨伊丽莎白雅顿Elizabeth Arden丨Groupe Rocher丨H&M丨Intercos Group丨欧莱雅公司L'Oréal Companies,包括旗下的Urban decay、美宝莲Maybelline、Essie、Nyx丨路易威登香水和化妆品LVMH Perfume & Cosmetics丨LUSH(采用了合成云母),包括旗下的Charlotte Tilbury、Natasha Denona、Beauty Bakerie丨Oriflame欧瑞莲丨Pure Anada丨露华浓Revlon丨丝芙兰自有品牌Sephora Collection丨资生堂Shiseido,包括旗下的Nars、BareMinerals、Laura Mercier等丨SchwanCosmetics丨美体小铺The Body Shop

不过还请大家注意,这些也并不是全部,并且不断在有更多品牌加入这个行列,清单只是给你参考。如果你喜欢的品牌不在列,直接发邮件打电话联系品牌去咨询比较好。或者可以查查外网有没有相关报道。


早安,我爱这个世界。

参考文献
[1] The Dark Secret Behind Your Favorite Makeup Products,Refinery29.
[2] The Makeup Industry’s Darkest Secret Is Hiding In Your Makeup Bag,Refinery29.
[3] Beauty companies and the struggle to source child labour-free mica,The Guardian.
[4] Vauxhall and BMW among car firms linked to child labour over glittery mica paint,The Guardian.
[5] Here's What's *Really* Behind the Shimmer in Your Fave Makeup,FLARE.
[6] It Was Suffocating, and the Ground Was Shaking,SPIEGEL
[7] The mineral sourced from illegal mines that powers your electronics,WIRED.
[8] Skincare Alphabet: M Is For Mica,VOGUE.
[9]《珠光材料龙头,迎来加速成长期》,华泰证券证券研究报告.
[10] Statement Kuncai regarding a child labour free supply chain, Kuncai Europe.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